当前位置:平地起雷情感风雪长津湖,风雪长津湖~美军第7师第31团不存在了
风雪长津湖,风雪长津湖~美军第7师第31团不存在了
2022-05-15

抗美援朝战争长津湖战役开始后的几天打下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宋时轮将军,确定了被他分割包围在长津湖地区的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美7师等敌军部队,总共有3~4万人左右,这超出了整个战役前、事先估计的一倍还多;第九兵团的首要任务是要迫使对面的美第10军后撤,保持志愿军西线兵团的侧翼安全,且尽量把战线推向南方,同时也要尽可能多地消灭敌有生力量。

但以当时第九兵团的兵力和装备等,要全歼包围圈里的全部敌军并不现实;长津湖地区恶劣的天气让中国军队出现了大量的冻伤减员,因此必须有所取舍,集中兵力消灭敌一部;宋时轮在征求了下属几个军长的意见后,遂决心以二十七军集中力量,打掉包围圈中美7师的第31团。

长津湖之战开始之前,美军第7师第31团的指挥官原本是麦克莱恩上校,弗伊斯中校是美7师第32团的1营营长;因美7师要抽调一个团的兵力到新兴里接替将移防柳潭里的陆战5团,而他的营离长津湖最近,所以被临时编入第31团;经过补充的31团有3000多人。

1950年11月27日夜,第31团接到师里命令,于次日凌晨向江界方向的葛田里进攻;他们并不知道,中国军队的第二十七军八十师已经潜伏在阵地周围,中国军队突袭将在28日凌晨1点发起;弗伊斯的营首当其冲,受到中国军队的沉重打击;天一亮,中国军队因为要防空需要主动撤离了战场;阿尔蒙德将军在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司令部发表了那番所谓的“不要被几个中国洗衣匠给吓住”的高见后,改特地乘飞机赶到了新兴里,给惊魂甫定的弗伊斯中校颁发了一枚银星奖章。

阿尔蒙德将军告诉他“不必紧张,昨天夜里的中国军队只是北逃中的部队”;对中国军队的战斗力有所了解的弗伊斯觉得军长的话不是糊涂就是欺骗,因而感到很无奈,甚至等阿尔蒙德一离开他就把这枚银星奖章丢在了地上;到了夜间,中国军队又发起了新一轮的强力进攻,这一次第31团的损失更大,团长麦克莱恩上校在战斗中被中国军队击毙。

不久,弗伊斯中校接到一份电报:“命弗伊斯率队向下碣隅里撤退(无援军),海军陆战队第1师师长史密斯将军”,第31团现在归弗伊斯指挥了;新兴里离下碣隅里只有20多公里,尽管他知道要到达那里并不容易,但他并没有想到会全军覆没;他的部队必须要经过的1221高地,是撤往下碣隅里的重要通道;12月1日,弗伊斯率第31团到达山下时,发现中国军队早已在此据守,河上的桥梁已经被中国军队被炸断,虽然美军的坦克可以涉水过河,但汽车无疑是难以通过的;弗伊斯一面组织部队向1221高地进攻,一面命令配属他的“空中调度员”请求航空兵的火力支援。

时至此刻,弗伊斯率领的第31团的末日到了~1221高地在几天前还是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5团的防御阵地,工事很牢固,这使得占领了阵地后的中国军队几乎“坐享其成”;31团几次冲锋失败,一些美国兵试图从冰雪覆盖的长津湖绕过去,但走到湖中间时踩碎薄冰掉进了湖中,只好又回过头来,再次向1221高地发起进攻。一位坚守过1221阵地的中国军队的机枪手曾经回忆:等敌人再向山顶冲锋时,看起来他们还剩下600多人,但是敌人似乎已经组织不起有规模的进攻,这些美军士兵四散夺路逃命,不管前面有没有我们的阻击,只是选择他们认为能够逃命的路线乱窜,最多的一股敌人也不过40来人;不少美军跳下公路顺着通向1221高地的羊肠小道向上爬,另一些则从悬崖峭壁上抓住树枝、岩石往上爬,他们只想通过1221高地,因为1221高地南面不远处就是下碣隅里,那里有他们的大部队;敌军的飞机十分讨厌,每当我们在高地上试图向公路上溃散的敌人冲击时,它们就像母鸡护小鸡一样俯冲下来向我军扫射、投弹,这些飞机飞走一批又来一批,燃烧弹烧得高地上的树木冒起了股股黑烟;公路上敌军的坦克也很凶,高射机枪发射的子弹像雨一般打在结冰的岩壁上啪啪作响;我们的机枪防守着公路的正面,我们在山顶公路的下坡处设置了很高的路障,敌人反复向路障攻击,想排除路障通过,但都被我军打退;不一会儿他们又像疯子一样扑上来,似乎对我们猛烈的枪弹无所畏惧。

实际上美军这种疯狂有一半来自对弗伊斯的畏惧~因为他已下令对所有抗命不前的士兵开枪,并且还亲手枪毙了两个逃跑的士兵;靠着这股子疯狂,有200余名美军冲过了中国军队的第一道封锁线;但这些人也仅比他们倒在1221高地的弟兄们多活了不过十几分钟~因为在他们的前面,还有中国军队所据守的1239高地,那里将是他们最终的葬身之地;在刚接近1239高地时,中国军队的一发迫击炮弹就击中了弗伊斯,他和他所指挥的部队便也无法离开这片死亡之地了。

平地起雷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